搏击

都是好心惹的禍

2019-10-12 15:19:47来源:励志吧0次阅读

  一大早,远处的鸡声,花朵一样地开放

  村长王二山开着那辆破桑塔纳,一溜烟地出了村要是往常,他会一边开车,一边吹着口哨他天天吹的都是那个俄罗斯民歌:《三套马车》这个曲子本来有些忧郁,但从他的嘴里吹出来,不但没了忧伤,反倒有些欢快了但他今天没有吹,因为他心里有事村里箱里的鱼不晓得发了么子瘟,才两寸长的鱼苗苗浮萍一样地漂了起来,眼看投下的几万块钱成本就要打水漂漂了,他急着去春江市水产研究所搬救兵咧

  当王二山驾车行驶到碗米坡时,发现前面公路上聚集了很多人,像是出了什么事,他便踩制动减速行驶临近,突然冲过来一鲁莽汉子,把他的车门擂得砰砰作响,雷公似地吼着:“师傅,师傅求你行行好,停车救救人呐”

  一听说出了车祸,王二山急忙下了车,拨开人群,见路边躺着一个浑身是血的青皮小伙再仔细一看,不由大吃一惊:我的妈,这不是咱们村的扁豆吗他急忙俯下身,搂起扁豆的头,大声吆喝:“扁豆兄弟,你醒醒……你醒醒啊”

  “王……村长……”扁豆吃力地睁开眼睛望着王二山,但一句话还没说完,又昏厥过去了

  救人一命胜造七级浮屠王二山急忙招呼那鲁莽汉子过来,把满身是血的扁豆抬进轿车,朝春江市疾驰而去

  在路上,王二山就和他堂客戴红花通了,请她赶快通知扁豆的亲属到医院里去所以,他刚把扁豆送进春江市人民医院,扁豆的父亲秃二叔和妻子杏花就火急火燎地赶到了医院他们一见扁豆血肉模糊,生死难卜,便昏天黑地地嚎啕起来

  王二山见状,安慰道:“杏花、二叔,现在不是哭的时候,还是抢救扁豆兄弟的性命要紧啊”说着,他掏出 000块钱,递给杏花说:“这是我的一点心意,今后要是有什么困难你就打给我吧你们留在医院里陪护扁豆兄弟,我还急着去请技术员咧”说罢,便急匆匆地出了医院,驱车径直去了水产研究所

  ②

  王二山一走,秃二叔猛然缓过神来,赶紧问儿媳妇:“杏花,你刚才问没问王村长,咱家扁豆是哪个撞的噻”

  杏花一到医院,见丈夫被撞成这个惨样,心都碎了,还哪顾得上问这问那咧所以,她泪眼濛濛地摇了摇头

  “哎哟,咱们哭了半晌还不晓得是哭谁咧”秃二叔头上的毛很少,肚里的坏水却很多,所以有人在背地里唤他“鬼二叔”咧

  杏花矇矇胧胧地说:“咱家扁豆是王村长送来医院的,刚才他又给了俺 000块钱,爹,会不会是……”

  “对,肯定是王二山那小子撞的”秃二叔眼珠子一转,又说:“不是他撞的,他咯怎么会平白无故地送扁豆到医院里来他怎么会平白无故地给你 000块钱咧难道这世界上还有免费的午餐”

  于是,秃二叔向杏花要了号码,挂通了王二山的:“喂,你是王村长吗”

  “是呀是呀”王二山一听是秃二叔的声音,便关切地问:“二叔啊,扁豆兄弟苏醒过来了吗”

  “还没有咧大夫说,若是在七天之内醒不过来的话,他就有可能这么睡一辈子了”秃二叔很是伤心,顿了顿,又说:“王村长,咱咯有句话想问你咧”

  “二叔,有什么话,请直讲吧”

  “王村长,嘿嘿……俺想问问,是俺家扁豆撞了你咧还是你撞了俺家扁豆咧”

  “不是你家扁豆撞了我,更不是我撞了你家扁豆呃”

  秃二叔突然提高嗓门:“你没撞俺家扁豆,那你干么送俺家扁豆上医院那你干么还给俺家扁豆 000块钱的医药费咧”

  这一连串的问号,竟然把王二山问得张口结舌,“这……这……”

  “这什么呀”秃二叔突然翻脸,阴浸浸地问:“你是不是撞了人还想赖账噻”

  “二叔,你不该这么想啊”王二山耐心地解释道:“我送扁豆兄弟上医院,是因为我在路上遇到他时——他已经被人撞得血肉模糊了,我作为一村之长,总不能见死不救吧至于我给杏花的那 000块钱,是我考虑到扁豆兄弟治伤需要不少的钱,你们家又不怎么宽裕,所以我才想接济你们一下呃”

  “哼”秃二叔母猪般地哼了一声,阴阳怪气地说:“哈哈哈你撞了人不认账,咯还冒充英雄呃”

  “二叔,您怎么这样说咧”王二山觉得自己在里一时半时没法和秃二叔说得清楚,只好把挂了

  屋檐上的水滴,大声地叭哒叭哒滴下来那冰凉的滴水,好似打在他的心头,一直凉透了他的心啊

  ……

  呆在一旁的戴红花,听了王二山里的对话,气得眼睛鼻子都挪了位,数落道:“他扁豆挺在公路上,你让他死好了,你把他拉到医院里去干么咧你还给他 000块钱,你的钱多了作拱啊”

  王二山苦着脸说:“我作为一村之长,总不能见死不救噻”

  “哎哟”戴红花恨得牙齿痒痒的:“你个二百五哟”

  “咱俩加在一起咯就正好是五百噻”

  “咯咯咯……”

  ③

  次日一早,正在水库箱陪同田技木员诊治鱼病的王二山,被胡乡长一个十万火急的“请”了去一见面,胡乡长又吹胡子又瞪眼地吼:“我的王村长,你有个卵车那么横冲直撞干么噻”

  “胡乡长,”王二山有些丈二和尚摸不着头脑,怯怯地说:“我没乱撞呀”

  “现在扁豆躺在医院里都成植物人啦,你还好意思说我冤枉你了”胡乡长脸一寒:“扁豆家的几十个亲属联名把你告到乡政府来了咧”说到此,胡乡长十二万分激动地在手里拍打着那封摁了一大片红指印的控告信

  “胡乡长,请你相信我”王二山苦着脸解释道:“那绝对是一场误会,扁豆真不是我撞的呃”

  “要真不是你撞的那就好”胡乡长的火气消了许多,又说:“那你就得赶快拿出不是你撞的证据来噻”

  “当然有证人啦当时碗米坡有几十人围观咧”但话一出口,王二山又有些茫然了虽然当时确有不少围观的群众,但早已作鸟雀散,现在既不晓得他们姓啥名谁,又不知道他们家住何处,又到哪里去找这些证人咧

  “眼下,你要马上做好两个方面的工作”这时胡乡长的火气全消,竟然有板有眼地跟王二山作起指示来了:“第一咧,你要尽快找到目击者,才能有力地证明扁豆不是你撞的第二咧,你要马上去医院,做好扁豆亲属的安抚工作,平息矛盾,绝对不能造成越级上访我的王村长,明白我这话的意思么”

  “明白咧”王二山先鸡啄米似地点了下头,随后竟然模仿胡乡长的口气,把他经常在大小会议上强调的重要问题重述了一遍:“造成越级信访,就是保稳工作没有做好么;换句话说,保稳工作没做好就等于是综治工作没做好么;综治工作没做好么,那就意味着一票否决那一票否决么,就意味着咱们全乡的干部群众辛辛苦苦白干了一年嘛……”

  胡乡长望着王二山,意味深长地笑了笑:“你明倒是明白的,现在就要看你的行动了”

  从乡政府出来,王二山直奔春江市人民医院当他推门跨进重症观察室,见扁豆还直挺挺地躺在病床上,仍然处在昏迷之中王二山竭力挤出一脸僵硬的笑:“二叔,杏花”

  而秃二叔、杏花却乌眼鸡样地瞪着他,好像是他们逮住了一个肇事的逃逸犯秃二叔阴阳怪气地说:“王村长,好汉做事好汉当嘛,干么要赖账咧”

  “二叔,请你们相信,扁豆真不是我撞的呃”王二山苦着脸说:“如果你们有困难,我支援你们一点医药费是可以的,但……”

  “嗬嗬嗬,你用那几个屌钱打花叫花子呀你们发财人咋越有钱就越心黑噻”说罢,秃二叔和杏花嚎啕起来,哭到伤心处,捶胸顿足,甚至把头往墙上撞……

  经他们这么一闹,惹得楼上楼下的病人和陪护都挤到重症观察室门口看热闹来了,很多人十分同情扁豆一家的不幸遭遇,纷纷谴责王二山的缺德行径也是,被个别人误解,无关紧要;但被众人误解,那就有些麻烦了

  面对众怒,王二山百口难辩他觉得这么闹下去,不会有什么好结果,而且还会把事态越闹越大,弄到不好收场的地步于是,他急忙离开医院,驱车去碗米坡寻找证人因为只有找到了目击者,才能有力地说服扁豆的亲属,化解矛盾,尽快平息这场风波

  ④

  病房里有些燥热郁闷,陪护病人的亲属东倒西歪,昏昏欲睡扁豆头部缠满了白纱布,静静地躺在病床上,靠输液维持生命今天他已昏迷六天了为此,一家人又愁又急又恼,特别是杏花,成天泪水洗面

  冷不防,一位高挑的护士推门进来,送来一张单子杏花接过一看,原来是医院的催款通知单扁豆入院六天,花费医药费、住院费4686元,已交 000元,尚欠1686元,如果不在本日12点前续交医药费5000元,本院便停止一切治疗

  六神无主的杏发,急得不知如何是好,一把鼻涕一把泪水地哭诉道:“天啦一时半时……嗯……嗯……叫俺上哪里去弄这么多的钱啦”

  一直背着手在病房里兜着圈子的秃二叔,突然打住步子,转过身来,挖了杏花一眼:“哭、哭、哭光哭有啥子用噻”

  杏花抹了把哭得红桃子般的眼睛:“爹,您有啥法子噻”

  “活人还能叫尿憋死呀”秃二叔一副胸有成竹的样子,对杏花说:“去找王二山要呗”

  说罢,秃二叔便把媳妇、女儿、女婿招拢过来,喷着唾沫星子说:“时代进步了么,咱们泥腿杆也要拿起法律的武器,给俺家扁豆讨回公道至于各种费用向王二山索赔多少——多了么,法院通不过,旁人还会耻笑咱们贪心咧;赔少了么,扁豆治伤不够用,到头来还是咱们一家人吃亏噻到底索赔多少,咱们一家人先合计合计吧”

  大家都说,有领导支持我们,有群众同情我们,正义在我们这一边我们一家人在爹的领导下,坚决向王二山讨回公道最后,大家一致推举女婿王志华执笔写状子,因他是村小的老师,是这一大家子人中的文豪呃

  秃二叔吧嗒了一口烟,又干咳了一声,说:“向王二山索赔医药费、住院费20万元,大家看是多了咧还是少了咧”

  女儿春桃颔首道:“俺看不多也不少,要得”

  秃二叔吐出那一口在口腔里憋了很久的浓烟,又说:“索赔陪护费5万元,大家看是多了咧还是少了咧”

  “爹,”杏花一头雾水地问:“陪护费是些么子费噻”

  “嫂子,”妹夫王志华代秃二叔解释道:“就是嫂子你,还有咱爹、你姐、还有我,咱们一家人都困在医院里陪护扁豆,家里的活儿不能做,这就需要向肇事者索赔损失嘛”

  杏花迭声道:“那自然,那自然……”

  “扁豆已经睡了六天啦”秃二叔苦着脸说:“要是扁豆一世醒不过来……少说,他还要活 0年吧,每年的医药费、生活费、疗养费、陪护费少说也要个三五万吧把这 0年合在一起是个啥数字咧”

  “爹,”王志华建议说:“咱们不取三,也不取五,就取个中间的数吧, 0年就是120万元咧”

  秃二叔接过话茬:“这三笔合在一起就是145万元吧”

  杏花听了不禁吓了一跳,嗫嚅道:“爹……是不是多了点呃”

  “杏花,嘿嘿嘿……,你还想帮王二山省钱呐”秃二叔干笑了两声,靦着脸说:“他王二山在媒矿当了几年矿长,咯赚了四五百万的黑心钱咧”王二山在任村长之前,曾是乡办小煤矿的矿长

  “爹,俺不是想帮王村长省钱,”杏花脸上有些挂不住,讪讪地说:“俺是觉得咱们做事还是要凭良心呗”

  “杏花,”秃二叔瞪着两只“二丙”,青筋爬上了额头:“听你这话的意思,那咯是你爹做事不凭良心啵”

  “……”

  就在秃二叔一家人闹得卵子一包粉的时候,扁豆却奇迹般地苏醒过来了他缓缓地睁开眼睛,默默地听了一会儿,朦朦朣朣的,似懂非懂,便用极其微弱的声音断断续续地:“爹……杏花……你们……”

  “扁豆,你咯醒哒”杏花直奔病床,见丈夫正凝视着自己,心里一激动,竟然呜呜地哭了起来

  “儿呀,你这一睡就是六天呐,全家人都吓死哒”秃二叔和儿女们一齐围了过去,欣喜万分地说:“醒过来了就好,醒过来了就好……”

  扁豆呆滞的目光环顾左右,气若游丝地问:“爹……杏花,刚才你们要哪个赔……赔钱噻”

  秃二叔应道:“叫王二山赔钱咧”

  “哎哟”扁豆吃惊不小,脸都憋红了:“爹,你们……你们这是……干啥呀王村长可……可是咱的救命……恩人啦”

  一家人惊愕不已,迭声道:“什么什么呀,王二山他真救过你的命”

  待扁豆扯上一口粗气,便向亲人讲述了自已遇险的经过——

  那天清晨,我骑摩托去豹子岭煤矿上班当我行驶到碗米坡拐弯处,突然从对面冲过来一辆拉煤的大卡车,速度很快,而且雾很浓能见度极低,我急忙刹车,但刹车失灵,惊恐万状的我急忙向右打方向,结果我和摩托一下冲进公路右边的深沟里当好心的路人把我从深沟里抬上来时,我成了个血人,只剩一口气了,幸亏是王村长路过,才火急火燎地把我送到市人民医院抢救……

  “哦……”秃二叔听了儿子的讲述,显得很失望他倒剪双手,又领导似地在病房里兜起圈子来这么来来回回地走了一阵,突然刹住脚步,咬着牙说:“这个事么,你们咯还是听爹一句话,咱们咯将错就错,一错到底吧”

  扁豆吃惊不小,不认识似地望着秃二叔:“爹,您……您、您……”

  共 8180 字 2 页 转到页 【编者按】好心终有好报不一定,就像故事中的主人公,一片好心,反而惹出一番祸端一场风波越演越烈,该如何收场做事凭良心,虽然做了好事也许会背黑锅,但却问心无愧世上还是好人比坏人多,阳光总比黑暗多精彩小说,【:上官竹】【江山部?精品推荐】

  1楼文友: 10:57:22 小说文笔生动老练,故事曲折精彩,一气呵成欣赏 联系:

心悸和心律失常怎么办
青少年长高吃什么钙片最好
脑梗塞偏瘫恢复期可以吃通心络胶囊吗
心动过速好治吗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