法甲

心理禁区第二百七十八章咖啡厅

2020-01-26 12:12:32来源:励志吧0次阅读

心理禁区 第二百七十八章 咖啡厅

陆然让茜茜回拨了梁先生的号码,告诉他,自己可以出去找他。

并且告诉梁先生,蓝海的咨询师可以提供出诊服务,也就是说,在咨客不方便到咨询室来接受咨询的时候,咨询师可以提供上门咨询的服务,但是需要依照规定收取额外的出诊费。

那头的梁先生在听到了茜茜所说的加收费用的条件以后,仍然毫不犹豫地表示愿意接受这个条件,希望出诊。

于是,陆然按照梁先生告诉茜茜的咖啡厅地址,走出办公室去找他。

咖啡厅就在蓝海所在的大厦旁,倒是很方便找到。

陆然走进了咖啡厅。

梁先生说他就坐在角落靠窗的位置,早上的咖啡厅人还不多,陆然一眼就可以看到他。

当陆然站在咖啡厅的门口,环顾整个咖啡厅里面的环境,梁先生说的没错,早晨的咖啡厅,气氛是安静的,轻轻流动的钢琴乐曲,让人舒适。

除了缺少一些隐私,隐蔽的空间以外,这里的氛围作为一个咨询的场所,是合适的。

这样看来,梁先生没有为难陆然,倒像是考虑得周全。

陆然扫视着整个厅里,最适合进行咨询的位置,果然在一处靠窗的地方,看见了一个正在等人的中年男人。

这个中年男人双臂交叉,放在胸前,眼睛看着桌上的一杯咖啡,咖啡就放在他的面前。

杯子里的咖啡冒着热烟,烟气袅袅升起,他的眼神一动也没有动,像是发了呆,又像是十分地认真,似乎从眼前的这缕白烟里看见了什么别的东西。

就在这个时候,梁先生的抬起了眼睛朝着门口看了一眼,就看见了朝着他走过来的陆然。

他一眼就认出了陆然,他站了起来,伸手和陆然握手。

“您好,你就是陆医生吧。”

“是的。你好,梁先生。”

梁先生抬手示意陆然可以坐在他的对面。

陆然坐下以后,梁先生继续微笑地说道:“您一进来,我就认出你了,我看过你的照片,在站上的介绍页面里。你真是年轻啊。”

梁先生说陆然年轻的时候,语气里有一种轻微的羡慕,这是他对陆然年轻有为的夸奖。虽然在咨询师听来,或许会误会成这是对他咨询能力的不信任,但是陆然从梁先生的语气里,倒没有听出这种担忧。

这位梁先生看上去彬彬有礼,戴着一副金丝边的眼镜。穿着也比较讲究,黑色的商务休闲西装,座椅背后放着他的方形公文包。

陆然感觉他随时会从那个包里拿出一张名片递给自己。

他们的见面,从第一句话开始,就让陆然感觉像是一场商务会面,亦或是一个临时的公司会议。

但是这位梁先生没有这么做,看来,他还是知道自己今天要来做什么的。

反倒是陆然,从自己的包里,拿出了一张表格,和一支笔,准备让他填写。

在他填写之前,陆然首先开口问道:

“梁先生,你是来找我咨询的吗?”

听到这个问题,梁先生原本看着陆然的眼睛,往斜下方移开了,他那礼貌性的笑容,忽然变得有些尴尬。

他大概还很不习惯咨询的谈话方式,还是自己找别人咨询。

“是的吧。”

“是的吧?”陆然轻声重复了一遍他说的话,接着问道:“据我所知,您很着急。”

若不是他显得很着急,陆然也不用一大早就赶着来见他。

“嗯……我是,我是着急……”他有些吞吞吐吐,目光依然有些闪避。

陆然没有说话,等着他把自己的意思说明白来。

空气里安静了片刻,梁先生抬了一下右边的嘴角,有些苦涩,也有些不好意思地笑说:“我自己其实不着急,我觉得自己没什么事。”

他一边说着,一边又看向了陆然。

陆然看着他,心里有一些困惑,没有什么事,那么着急地找到自己?找到了,又不肯进咨询室,非得到一家咖啡厅里来坐着?

看上去梁先生的举动,没有合理的动机啊。

或许是知道自己的说法,听上去并不合理,梁先生像是想起了什么,继续说道:

“是我太太。是她着急,她记着让我找一个咨询师,所以我就联系你了。”

梁先生这会儿似乎给出了一个说法,不过这又给陆然留了一个疑问,陆然于是问道:“她为什么要让你找咨询师?”

“这个……”梁先生在考虑要如何组织自己的语言,“就是自从前段时间我出了事以后,她就一直觉得我不对劲,一直在劝我找一个咨询师,这两天她更着急了。”

出事?

陆然捕捉到了这句话里,最明显的一个关键词。

他出过什么事?

哪里不对劲?

但是陆然没有直接地询问梁先生他出了什么事,而是继续自己最初的那个未完成的问题:

“那梁先生自己的意思呢?您想要咨询吗?”

“心理咨询……就是这样和你聊天吗?”梁先生看着陆然问,他的眼神里闪过了一些好奇,也有一些警惕。说完了

“可以这么说。我们的聊天遵循保密原则,我会给您填一张表格,里面有保密原则的协议,您可看看,除非涉及犯罪取证等特殊情况,我们的谈话内容,只有我一个人知道。”

这段解释似乎起到了一些作用,梁先生进一步问道:“什么都可以问你吗?”

“可以。”

陆然回答得干脆,虽然不是对方的每个问题他都能给出答案。

“好,我想,我是想咨询的。”这句话仍然有些吞吐,但还是表明了他自己的意愿。

陆然这才把表格和笔拿到了梁先生的面前。

梁先生拿过了纸笔,却没有任何的犹豫,写下了自己的名字和联系方式。

他的名字叫梁晓川,已经四十岁了。

有一个妻子和孩子,双亲都健在。

“我写好了,然后呢?”梁先生把写好的表格递给陆然。

陆然看了一遍上面的内容,在“咨询问题”一栏里,梁先生没有填写,是空白的。

“然后,您可以告诉我,你来找我,是要咨询什么问题吗?”(未完待续。)

鹤岗市新一人民医院
临夏州妇幼保健院预约挂号
长春专治银屑病正规的医院
三亚看牛皮癣要花多少钱
酒泉哪个医院去治白癜风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