跑步

逍遥军医第214章对比

2020-01-26 08:32:38来源:励志吧0次阅读

逍遥军医 第214章 对比

晚饭前,还在会议室跟一大帮股东以及下属忙活的牟天博就得到了心腹沮丧的回报。

仔细问清楚了纠纷过程,主动带人去处理此事的心腹也复述了巴克强调的几句话,并呈上号码,如果换做往日,牟天博没准儿会琢磨一下这两句话有什么含义,现在的思维还是在关注国际金融市场,关注那个希德维克的海外风险投资能不能切实到位,这关乎着自己这次卖壳的策划能否最终成功。

所以还有些嘲讽的看着跟随自己好些年的心腹:“叫你们去教训别人,结果还一个个伤筋动骨的回来,我说我每年拿这么多工资养这些人,被个无业游民就打成这样?难道还要我低三下四去跟这小子说不能追我女儿?该怎么做还要我教?……我只要结果!”

牟天博的驭下之术很娴熟了,前面还漫不经心,后面语调声色俱厉却不歇斯底里,听得一把年纪的心腹满头大汗,就差筛糠了,一叠声的点头弓腰,啥都不敢多说,只看牟天博掸掸手就赶紧退出去。

大老板心底就算有那么一点点莫名的疙瘩,回到会议室看见屏幕上跳过希德维克发过来的一系列数据之后,就都抛在脑后了。

所以他也就错过了巴克故意留下的和谈机会,没有打那个什么。

一部分股东和相当多的下属几乎是个不眠之夜,因为不但要研讨川江药业重组公告以后的国内股市走向,股民反应,还得关注大洋彼岸的风司评估,但牟天博颇有大将之风的回家睡了个安稳觉。

一大早换上运动服起身准备按照惯例去跑步,在衣帽间都没有感觉到什么,拉开卧室的门出来,仅仅就是这么一步,脚腕上仿佛被什么东西绊住了,并不太擅长身体协调的牟天博脑子都比脚下反应快:“出事了……”

在中年人中都算是比较发福的身体已经控制不住往前翻倒,但是在跌到石材地面上的拼花地毯之前,牟天博却听见了一声清脆的枪响!

让他惊诧莫名的枪响,因为身体翻滚,下意识低头看过去的动作让他瞟见卧室门左手边,惯常放着的一个维多利亚风格落地花瓶背后腾起一片青烟,然后就在自己准备出门左转下楼的楼体拐角玻璃窗上应声炸开一块玻璃,碎屑响亮的落了一地!

感受着脚腕坚韧的细线,身上摔打的疼痛恍若未觉,只闻一声尖叫,周琳菲头发蓬乱的跳着从卧室里面冲出来,紧张万分的伸手:“发生什么了?什么事情?!小李!刘婶……!”

喊出来的是女儿,牟晨菲一脸茫然的从楼上探出头,身上也还是睡裙:“爸……你怎么趴在地上?”

牟天博整个身体一动不动,因为他的手脚肌肉都在发抖!

就顺着玻璃炸开的声音,他转过头看着的楼体转角巨大欧式拼花玻璃墙边,距离炸开地方也就一米不到的距离旁边,贴着一张白纸,上面很随意的用白纸黑字写了个“修车费7623元”!

周琳菲的目光在丈夫身上,楼上的牟晨菲也看不见那边的玻璃,只有牟天博浑身好像掉进冰窟一样,几年前他曾经遭遇过一次车祸,当时后来只剩下后怕,却都没有现在这样毛骨悚然!

这个时候他终于再次想起让自己觉得疙瘩的原因,那是个若无其事杀了七个人,还坐在自己面前笑眯眯吃蚕豆喝茶的亡命之徒!

周琳菲终于顺着他的目光也看见了那张突兀的复印纸,又惊叫一声捂住嘴,下意识的想躲回卧室去,但好歹还记得伸手去拖拽丈夫,也感觉到了他身上不由自主的抖动,女人在这个时候反而可能大脑构造不同,尖叫着继续喊刚才那几个名字,下面已经有纷乱的脚步声,接着两个还穿着衬衣家居服的男子冲上楼梯拐角,是住在家里楼下的司机和厨师!

牟晨菲也快步的从楼上跑下来,还差点摔了一跤,但听见牟天博的声音暴躁又愤怒:“狗日……的,你,你们……下去……”提高的音量也掩盖不住他声音里面的恐惧,然后牟晨菲就看见自己那从来都是高高在上,气定神闲的父亲,居然头发散乱的坐起身来使劲的挥手:“下去!下去……”

两个下属有些不知所措,掩着周琳菲指着的方向看见那张白纸更目瞪口呆,而老板娘刚喊出:“报警……”

牟天博已经强撑着勉强站起来:“不许动……”使劲的喘两口气,还在不可抑制的抖动指尖指着楼下:“昨晚……昨晚,谁值班,小李呢?老陈,去看和小李……不许报警。”他的另一只手扒拉住了右手边靠墙的装饰壁龛,一下就掀翻了,上面的花盆哐嘡一声摔到地上,在厚厚的地毯上蹦跶一下,没碎!

两个下属立刻转头下去,牟晨菲就站在最后一级台阶上,睁大眼睛看着这一切。

牟天博觉得自己的腿肚子都转筋了,深呼吸两口,才迈步过去伸头看那卧室门左边靠近楼体的大花瓶背后。

在花瓶遮挡的缝隙里,一块黑乎乎的东西卡在中间,然后上面挂着一根细铁丝,就在距离地面十来厘米高的地方横着牵过去,固定到门的另一边,这边没什么遮挡,一眼就能看见那里用螺丝稳稳的拧在门框脚边,就卡在踢脚线的高度,不仔细看根本看不到,这就是把自己绊翻的罪魁祸首。

伸手想去挪动花瓶,却有心无力,双手完全没法用劲,只能撑住雕花栏杆对下面喊:“老陈……老陈……”司机咚咚咚的又跑上来:“和小李找到了,被塞住嘴捆在车库里!”

牟天博无力的伸手指大花瓶,司机跑上来,挥手请捂着嘴的老板娘躲进去点,自己才小心的一点点在地上挪开大花瓶,不是搬不动,而是怕背后连着什么,然后几个人都看着那后面一点点显露出来的,当然就是那把用码钉机加上一根钢管改造的“枪”!

不到一个小时,楼里面已经站了六七个人,面色各异的看着老板书房桌面上的这几件简陋的东西,几根铁丝,一把土枪,还有那张白纸,所有人都面面相觑,看着牟天博背对他们坐在欧式雕花老板椅上,面朝落地玻璃窗那边。

远眺窗外阳光明媚的崖外城市风景,跟书房里的压抑气氛形成鲜明的对比。

所有人大气不出的等着老板发话!

报警?还是打上门去!

北京京都儿童口腔科价格
长沙市精神病医院预约挂号
安徽好的专治白癜风医院
锦州最好的妇科医院
福建公立癫痫病医院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