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甲

金牌编剧宋方金编剧写出一部作品需要几百人

2019-10-08 20:12:15来源:励志吧0次阅读

  金牌编剧宋方金:编剧写出一部作品需要几百人的努力

  北漂是北京一个巨大的群体。我给这个群体有过另一个命名:新北京人。从户口、身份来说,他们不是北京人,但从城市精神来说,北漂——也就是新北京人,是北京这座大城保持活力的重要部分。有的时候写作到深夜,我站在阳台上观看这座城市,觉得这是一座多梦的城

  宋方金是诗人、作家,更是一位金牌编剧,他的代表作电视剧《》家喻户晓,最新小说《美丽的契约》被称为2014年度贺岁小说,同名电视剧也将于大年初二在北京、上海、浙江、安徽四大卫视联袂贺岁。

  关于新作

  《美丽的契约》的故事用四个字可以概括,就是弄假成真。但在这个弄假成真的过程中,充满了真情实感,充满了心酸的浪漫。

  山东商报:《美丽的契约》同名电视剧大年初二在北京、上海、浙江、安徽四大卫视联袂贺岁,为什么多家电视台都选中了该剧?

  宋方金:《美丽的契约》这部电视剧从开始筹备的时候就吸引了各家电视台的注意,很多电视台一直在追踪这部剧。原因是它有这么两个特点:一,它是现实主义题材。现实主义题材作品目前是电视剧市场上的主流方向。而且大家虽然一窝蜂在拍现实主义,但出彩的不多。比如说,整个2013年没有任何一部作品能给大家留下深刻印象。所以电视台一直在追踪优秀的现实题材作品。二,它是喜剧。观众对喜剧的需求永远是旺盛的,孜孜不倦的。以前还偶有苦情剧大火一把,但最近几年,喜剧占领了电视剧市场。这个剧的男女一号分别是宋丹丹和范明。宋丹丹是从春晚走出来的喜剧老将,范明是演情景喜剧出身的喜剧高手。两个人碰撞会产生更大的喜剧效果。我跟宋丹丹是第一次合作,跟范明是第二次了,上次的电视剧《》里我们合作了一把,他成功演绎了黑砖头这个人物。这一次他有更令人惊喜的表演。这两个特点是让电视台追逐的原因。

  山东商报:结合您的小说里提到的类型,您如何看待以下群体:北漂、剩女、大龄离异、假结婚者。

  宋方金:北漂是北京一个巨大的群体。我给这个群体有过另一个命名:新北京人。从户口、身份来说,他们不是北京人,但从城市精神来说,北漂也就是新北京人,是北京这座大城保持活力的重要部分。有的时候写作到深夜,我站在阳台上观看这座城市,觉得这是一座多梦的城市。多少人从四面八方赶来,实现自己的梦想。我也是被梦想运送到这座城市中来的。我对北漂充满了感情。剩女这个概念是最近几年被提出来的,但剩女并不是今天才有,从人类开始,从秦朝、汉朝、唐朝到清朝到今天,从国内到国外,剩女一直都有。我对她们怀有敬意。因为跟生活和解是容易的,保持一个独立的姿态是艰难的。大部分剩女被剩下是不想委屈自己,是不想好罐子破摔。如果我们整个民族都拥有剩女的这种清洁、独立、自强的精神,我们将会屹立于世界民族之巅。关于大龄离异,是一个令人伤感的名词。年龄大了,互相离开了对方。这种情况,往往不是因为激烈的矛盾,而是因为疲倦。疲倦是一种可怕的情绪。实际上,男女相处的艺术,就是吵架的艺术。一对热恋的男女在一起往往是没事找事,一对疲倦的男女在一起往往是没话找话。《美丽的契约》写了一对假结婚的人。在生活中,假结婚的情况也时有发生。这现象里,含有生活的无奈,人性的贪婪。当然,在《美丽的契约》里,假结婚是以喜剧方式出现的,他们结的婚是假的,但情是真的。当他们真情到了饱和的时候,他们毅然离了婚。因为他们不能容忍真情是靠一个假的形式连在一起的。他们要清清白白。

  山东商报:最想通过这个故事和读者分享什么理念?

  宋方金:这个故事的理念其实包含在《美丽的契约》小说封面上。封面上有蓝天白云,有一棵菩提树,一只鸟,还有一只笼子。《美丽的契约》写的是生活的烦恼。烦恼有几种转化形式,它可以转化成愤怒,也可以转化成绝望,甚至还可以转化成仇恨。当然,它最理想的转化方式是转化成智慧。所以,有这么一句话:烦恼即菩提。菩提是什么呢?就是觉悟。生活需要觉悟,需要对烦恼不断的转化。蓝天白云是以前我们天天拥有但现在却难得一见的。我们都知道,最近几年,雾霾天气渐渐增多。到今年大江南北都出现了雾霾天。以前免费拥有的蓝天白云我们花钱也买不到了。《美丽的契约》也是想传达这样一个感受:我们不要忽略我们日常拥有的事物。我喜欢匆忙穿行的人,在看到《美丽的契约》封面的时候眼前一亮,一帧蓝天扑进他的眼里;如果他打开书翻看,心里又会一亮,一行行蓝天白云扑进他的心里。封面菩提树上站立的鸟代表自由,代表飞翔,下边的笼子代表禁锢,我不喜欢禁锢,所以给笼子在下边安了火箭的四个喷气筒,把它给发射走了。《美丽的契约》写的就是生活中各种烦恼的笼子,故事里的人物把烦恼的笼子一个个发射走。我们人性中经常也会蒙上一些雾霾,我们需要时刻擦亮自己,看到人性和生活的蓝天。

  关于《》

  电视剧《》根深叶茂,以深度见长,充满对人生的认识;《美丽的契约》鲜亮活泼,以浓度见长,充满对生活的深情。

  山东商报:《》电视剧为广大观众熟知,也是您的代表作,在担任编剧的时候,相对于原着,您觉得自己写作的剧本中最成功的一点是什么?

  宋方金:刘震云老师是一个非常有深度的作家,他的小说《》表现了对人性和生活的异化。我改编刘老师的小说是七八年之后的事情了,本身也发生了很大的变化,生活更是日新月异。一部好作品总是要跟时代对话,所以相对于原着,电视剧《》带入了大量的农村生活和农村人物。几乎每个生活在城市里的人都带着一根农村的尾巴。中国城镇化进展迅猛,城市在扩张,农村在城市化,城乡融合是当代现实中最重要的一环。电视剧《》宏大地展现了中国的城乡结构和变化,对生活正面强攻,这是我觉得比较成功的一点。

  山东商报:《美丽的契约》电视剧尚未播出,从收视率和社会反响来看,您认为能超越《》吗?

  宋方金:电视剧《》根深叶茂,以深度见长,充满对人生的认识;《美丽的契约》鲜亮活泼,以浓度见长,充满对生活的深情。从作品本身的内涵来说,《美丽的契约》不及《》,因为它是一部纯粹的喜剧,在过年的时候让大家乐呵乐呵。但从普及度来说,《美丽的契约》超越《》。因为它真正做到了深入浅出,达到了给人精神按摩的效果。

  山东商报:说到《》的原作者,您曾评价刘震云的《一句顶一万句》是一部脱掉衣服的书。这部书也刚被《当代》评为五年五佳,对这本书所获得的殊荣,您怎么看?

  宋方金:刘震云老师获五年最佳那天,我跟他联系了一下。他正在遥远的美国做学术交流活动。《一句顶一万句》是刘震云老师的扛鼎之作,格局浑厚,情感深沉,获五年最佳在意料之中。我觉得这部作品应有更大更长远的认可。这部小说出版以后,我跟刘震云老师也一直在探讨改编影视剧的事宜,现在我已经将《一句顶一万句》的电视剧剧本写完,相信很快观众会看到影像版的《一句顶一万句》。

  关于贺岁小说

  犀利、幽默的语言一直是我的招牌动作。

  山东商报:《美丽的契约》被称为2014年度贺岁小说,过去有贺岁剧的说法,贺岁小说还没听过,这个概念是什么?

  宋方金:顾名思义,贺岁就是祝贺岁月新的开始。中国过去有守岁的习惯,后来出现了贺岁片,就是一年到头又一年开始的时候,亲朋好友到电影院里去放松一下。贺岁小说的提出有一个更深的寓意。因为随着大屏幕的推广、等新媒体的兴起,低着头将目光盯在屏幕上的人越来越多。但电子设备都是反射光,对眼睛非常不好。时间长了,人对色彩和自然的感受力会非常迟钝。但书籍阅读是自然光阅读,是身体和心灵的畅游。我希望在一年到头又一年开始的时候,大家读的是一本纸质书,而不是电子书。一书在手,天长地久。

  山东商报:《美丽的契约》之所以称为贺岁小说,还在于它的语言特别乐呵?

  宋方金:犀利、幽默的语言一直是我的招牌动作。语言在很大程度上就是思维。我们怎么想的,得通过语言来体现;反过来,我们怎么说、说什么,也反映出我们怎么想、想什么。所以我一直很重视语言。好的语言有机锋、有智力。比如说人物对话,必须得像打乒乓球一样,多么险峻的球都得能削回去。现在很多小说、电视剧、电影,最大的问题就是语言的匮乏和无趣。一个民族的语言就是一个民族的思维。如何保持语言的弹性和活力是每一个作家的职责。但目前很多作家的创造力还跟不上络自发的创造力。这令人失望。我希望《美丽的契约》能通过语言给大家带来一种阅读的享受。

  山东商报:当编剧和当作家相比,最大的不同在那里?

  宋方金:作家面对自己,编剧面对集体。作家写出一部作品,直接送到读者面前。编剧写出一部作品,还需要上百人甚至几百人的努力,还需要导演、表演、拍摄、剪辑等各个环节的帮助,才能跟观众见面。所以,作家是个人英雄主义,写得好就好,写得不好就不好。编剧则不行,写得好,也可能拍得差,写得差那就一定拍不好。如果要说最大的不同,那就是作家基本可以掌握自己的命运,编剧的命运被放逐在拍摄、制作、剪辑、表演、导演的每一个险滩悬崖。

  山东商报:您更喜欢那个身份?

  宋方金:我更喜欢诗人这个身份。虽然我诗写得不多,但诗是语言的精灵。它像百米短跑一样,诗人必须调动所有的能量,达到语言的张力、速度与平衡。

  (:张娟)

军事
心情随笔
猫咪
分享到: